Filed under

Wang Xiao Bo Hong Kong Exhibition Photos

Art Futures Group與王曉勃對談

 

1. 是次展覽展示出了你最新繪畫作品,包括《尋找光明》和《沉浮》系列,這兩系列是從何構想出來,想藉此表達甚麼信息?
《尋找光明》系列借用孩子的視角來尋找光明,體現新生個體對真理、希望的渴望,這也是我內心的表達:畫畫了這些年,始終保持著一種隨心的尋覓。 《沉浮》系列則是更具社會屬性的一種表達,人生總是跌宕起伏的,借用胖子的詼諧笑看這起起伏伏,體現社會與自我的關係,更是對人生哲學的一種呈現。

 

2. 您的創作不斷地推陳出新,由早期作品如《顛倒的女人》、《顛倒的男人》、《兩個人的世界》,風格寫實但題材較為叛逆和凝重,到後來的《女王》、《垂簾幽夢》和《若如初見》,變成利用抽象繪畫配合具象語境、調侃幽默的風格作品。來到現今的最新系列《尋找光明》和《沉浮》,在題材選擇和風格詮釋上跟以往有甚麼不同?你如何定義這兩個新系列的作品呢?
現在的畫風更注重畫面的繪畫感,早期則更注重細節的處理。我認為對畫法上的概括與氣息是更難把握的事情,我對在畫面上把握概括和氣息的自信還不足夠,,所以我會用描繪細節的手法去打造畫面,從而彌補年輕的稚嫩;到了四十不惑的年齡,靠長時間的積累和存續,我對掌控畫面和把握概括性更有信心,作品的風格自然更概括和灑脫了。

《尋找光明》和《沉浮》兩個系列和過去的作品一樣,著重關注人文哲學。早期《顛倒的女人》更具有反叛精神,我對更喜歡用畫筆去批判看到的不公及壓迫;《兩個人世界》時期則是我人生階段的婚姻期,對兩個人的生活總是有探索與好奇,自然熱於研究兩個人的生活狀態。

到現在的《尋找光明》,我已為人父,有了兩個孩子,看到孩子的成長歷程能讓我更親近的洞察孩子的童年以及反思我個人童年的成長總結,孩子總是對萬物好奇,對未來存有強烈的希望,這也是人類演變至今的共有屬性;《沉浮》系列也是我對自己前半生對於人生價值的評判、社會對我的影響以及借用胖子隱喻我對社會的期待,這系列更具人文哲學的研究性。

總之《沉浮》和《尋找光明》延續了我對人文文化的剖析,創作這兩個系列也是我的藝術創作生涯中針對人文哲學探討的重要階段,我透過關注自我生活與社會的關係,更深入觸摸到人生的本真。

 

3.《尋找光明》和《沉浮》可以說是您繪畫上的一次革新,為甚麼會有這個轉變?轉變之間你有經歷過甚麼困難嗎?當時是如何調適過來?
如果說革新不如說是挖掘,看似的變化不如說還是對始終人性的挖掘,看似寫實變為寫意不如說是探索變為自信,在如果說轉變我認為更像蛻變。這個轉變就是我的成熟,是我人生經歷的體驗,它很真實,可以觸摸得到的真實,我總有種瓜熟蒂落的感悟。但是我相信每一個藝術家面對自己的蛻變都要經歷艱難的掙扎,就像蝶蛹托變成蝴蝶,更需要用盡全力去擺脫蛹殼。藝術家是孤獨的,藝術道路只有自己尋覓,每一個藝術家都沒人可複制性的指引,但藝術道路終究需要蛻變與發展,這也許就是人類社會藝術階層的魅力與呼喚吧,它總是那麼讓人敬畏。

 

4. 儘管題材不同,唯一不變的是您喜歡以人物為作品的主要元素,您為什麼對繪畫人物情有獨鍾?希望透過它訴說甚麼樣的故事?
表達人文情懷用人物做元素再適合不過了,胖子、兩個人、小孩子,這都是我的借喻元素,有了他們我可以在人與社會、自我成長中做自由且充分的表達。我從中央美院一工作室畢業後就滿懷著人文精神扎到了我的職業生涯,這是我的藝術經歷的成長線索,是我的人生觀。

 

5. 您師從靳尚誼、朱乃正和楊飛雲,上一輩的藝術家對你繪畫、人生有甚麼影響?
從師三位先生,可以說他們代表了中國油畫人物的全面最高水平,從表象的技能到繪畫體系的把握再到做人的態度我都學到很多,他們的風格各有不同,但是他們在用繪畫描述自己人文哲學,這個規律性的研究自然帶到了我的繪畫發展上,受益頗深。最大的特點他們認同並主張用傳承的方法去求變,在繪畫上反對無邏輯的自由,反對無病呻吟的自我表達,這一直影響著我,叫我在藝術道路上走的安心!

 

6. 最近,您的新家受到很多媒體關注。俱備藝術氣息和溫暖且透過創意和藝術,成功把家庭生活和藝術創作合二為一。當初為甚麼會有這個想法?如何平衡家庭與畫畫?
新家確實花了不少功夫去建設,我是當成作品去營造的,新家和工作室放在了一起,這樣既節省了時間成本又把藝術創作和自我生活融為一體,按照我期待的生活方式安排的空間關係,我沒有去粉飾表面的風格,從建築空間的使用功能本質上挖掘實際生活需求,這一份本質和我的繪畫標準非常一致──挖掘繪畫本質、挖掘人文精神,以人為本和建築家具的理念不盡相同,這也是希望當代建築到繪畫的核心體系。我追求的就是不囉嗦不拖泥帶水的繪畫表達,空間的營造也是如此,不修飾不追求過分完美,這也是巨匠與藝術的區別。我的繪畫是從家庭中體驗社會的,故此現在這兩個分離的陣營完全融為一體了。

 

7. 中國藝術市場近年蓬勃發展,備受國際重視。國內、外市場對中國當代藝術品的需求都在不斷增長,您如何看待現今的藝術市場?
中國藝術市場從2000年初至今蓬勃發展,從早期的飢渴性需求到現今有規劃性發展,經歷了商業與市場這一現實必經的市場規律,飢渴性的需求帶有盲目性,有規劃性帶有理性。我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的騰飛,藝術品市場必定興旺,而藏家群體也更為專業,素養也在提升,針對藝術品的商業價值有了更為理性的挖掘。從收藏動機無論從投資還是身份的體現到個人的喜好都是巨大的空間,但是空間雖大也是大浪淘沙,這也就使得藝術家、商業機構、畫廊、拍賣整個產業鏈更加科學嚴謹專業。總之市場大了但一切機會都是給有準備的一方,這是中國藝術市場立足於國際領域的重要法則。

 

8. 有報告指75後85前的藝術家,是現今中國藝術市場崛起的新力量,您本人更是這股力量的佼佼者,對於成名後時常受到注目,面對公眾批評,您是怎樣面對的?
75後85前的藝術家是一個中國藝術家群體中承上啟下的階層,老一代已經綻放光芒,75後85前含苞待放,我認為備受關注不等於成熟,面對未來我們這一代已經有了多年的積累,把四十不惑的優勢盡情綻放,一件藝術品不可以面面俱到,如果面面俱到也就失去了藝術主體自身的魅力,這個階段就需要用成熟來為藝術加溫,總之我要抱有「感恩、本真、自信、堅守」這四個詞去面對未來的藝術道路。

 

9. 請問您如何看待這個世代的新藝術家?你認為该具備哪些特質才能引起世界藝術市場的關注?對於他們有甚麼寄語?
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束縛與自由的時代,我們不可以絕對的自由,完全自由也就失去了標準,過分的束縛也就失去了創作發展的本質,藝術品和藝術價值並不畫等號,很多藝術家可以創作很好的藝術品但無法有很好的商業價值,這是一把雙刃劍,作為職業藝術家需要以畫為生,他離不開商業價值但也不要被束縛,只有充分的看清這一問題才可以成為優秀的職業藝術家。希望這一時代的藝術家把握這一特質,在這已成型的邏輯體系裡發揮自己的藝術造詣,梵高的時代過去了,我們只能與梵高的精神同在卻又不可以失去自我價值的體現。

 

10. 對於第一次辦個人作品展,您感受如何?對這次展覽有甚麼期許?
對於我的個展我很興奮和期待,我有表達自我的熱情,也是我多年藝術創作的總結。希望我的藝術成果能夠和觀者對接上真正的頻道。也希望給已經收藏我作品的藏家一個藝術盛宴的回饋。

 

11. 您的作品成為不少投資者和收藏家的追求,他們都很期待您未來的作品,您有在構思下一個作品了嗎?能否透露下一個將會是甚麼類型的題材呢?
我總覺得我的創作生命才剛剛開始,總是對下一批作品抱有期待,我希望我的熱情可以感染到我的藏家們。我的創作構思都是在我的全部生活中提煉出來的,我會一直圍繞著我的人文哲學這一核心創作下去,通過不斷的積累將我的人文哲學形成一個巨大的拳頭,希望這個拳頭會在我的藝術到路上砸出痕跡,新的系列作品取名《視野》系列,畫面更加構成感及現代性。 《尋找光明》、《沉浮》、《視野》會成為我近三年的創作主線。

最新文章

請填寫以下表格,與我們聯絡,立即開始您的投資之旅。

立即開始 投資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