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d under

Focus on藝術市場

隨著去年中國經歷過一輪股災,在全球藝術品市場都掀起了連鎖效應「在大環境的影響下,現時整個藝術市場處於一種較保守的氣氛」

「今天可以算是我近幾年參加Art Basel Hong Kong前期準備最緊張的一天,因為我不太確定今年的銷情會如何,」在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Art Basel Hong Kong)舉辦前的兩周,方由美術( Galerie Ora-Ora)創辦人及行政總裁梁徐錦熹正在忙碌地準備著展品,從2013年巴塞爾藝術展登陸香港開始,她的畫廊一直都以當代水墨作品展出。

過往幾年,方由美術都在巴塞爾藝術展的亞洲視野(lnsights)展區設展,而今年則被主辦方提升到最主要的展區 – 藝廊薈萃(Galleries)。「被提升到Galleries展區,成本增加了,我們作品價格也要跟著輕微上調,但內地和香港的經濟大環境不太好,我和同事都有很大壓力,
梁徐錦熹說道,「但是Art Basel太重要,不可能不參加。」

從上一屆巴塞爾藝術展結束至今,中國股市經歷過一輪浩劫,人民幣亦逃不過下跌壓力,全球藝術品市場都掀起了連鎖效應。正在準備3月香港各項藝術活動的策展方和參展方都正在苦思奇招,以求力保往年的規模和業務增長。

歐洲藝術博覽會的《TEFAF2016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顯示,2015年全球藝術品市場銷售總額下滑7%,由682億美元跌至638億美元,成交量也下跌2%,至3810萬件;其中中國市場銷售額大瀉23%,英國市場下滑9% ,只有美國市場逆勢上升4%至273億美元,全球佔比約43 %。全球藝術市場資訊網站Artprice與雅昌藝術市場檢測中心聯合出版的《2015年度藝術市場報告》也指出,中國市場的市場份額是五年來首次落後於美國,去年退居第二, 2015上半年中國市場的年度收益更減少了27% (近20億美元)。出現明顯的放緩趨勢。

今年初,盧森堡大學金融學院發佈了一份研究報告,警告現時全球藝術品市場已經處於過熱狀態,出現泡沫風險。該報告分析了6個主要藝術板塊在過去36年的走勢,涉及上百萬件的作品拍賣,結果顯示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後,全球藝術市場總值在8年內已經翻了一倍,預計很快會進入調整期。

銀行業出身的梁徐錦熹敏銳地感受到過去一年亞洲經濟大環境波動對亞洲藝術藏家財富的影響。「近來我們都發現很多拍賣行春拍的估價比以往保守了」雖然已轉行開設畫廊近十年,梁徐錦熹還是習慣用樓市規律觀察藝術市場,「在大環境不太好的情況之下,藝術市場也不會向好,因為沒人肯放出來,怕賣不出好價錢,也沒人敢接,皆因藏家或多或少都會看重這件藝術品的升值潛力。」

在經濟因素不明朗的情況下,方由美術決定走利基市場(Niche Market)之路,調整作品價格。梁徐錦熹說道,「很有可能這次頂尖買家在Art Basel也會覺得,傳統畫廊動轍數百上千萬的作品風險太大,反而會多考慮我們畫廊推薦的這些新晉畫家,所以我們會在設展上有更多亮點。」方由美術今年在Art Basel Hong Kong上以「剎那」為主題,主要代理當代水墨藝術作品,價格主要在30萬至100萬港元間,部份作品達200萬港元,但整體價位低於很多同展區中的國際知名大畫廊,如獨家擁有曾梵志等國際代理權的美國畫廊高古軒(Gagosian Gallery)、代理日本著名藝術家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的法國畫廊貝浩登(Galerie Perrotin)。

不單止參展畫廊壓力增大,策展機構也在吸引人氣、帶動畫廊銷售上花了更多心思。Art Central,作為巴塞爾藝術展的衛星展(Satellite Fair),展出的藝術作品售價範圍在1000美元至200萬美元之間,價格明顯較巴塞爾藝術展親民,但Art Central展會總監Maree Di Pasquale並不寄望今年觀眾有太大增長,「去年首屆Art Central入場人數為原來預期的兩倍,達3萬人次,今年不敢估計有兩倍增長,我覺得能夠保持這個數字就很不錯了。」
她認為,美食和海濱景色是Art Central的主要特色,能夠幫助吸引更多年輕學生、本地家庭和國際新興買家,所以今年Art Central繼續選址中環新海濱區域,還將戶外美食區擴大,並將餐廳增加至9家。

根據主辦方統計, Art Central去年的VIP客戶中, 55 %來自香港本地,30%來自亞洲其他國家和地區。所以今年策展人更注重展現亞洲視覺,首推近兩年不斷升溫的韓國現代藝術單色繪畫。「確實在經濟大瓖境的影響之下,現時整個藝術市場都處於一種較為保守的氣氛,」Maree Di Pasquale在接受《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採訪時說道,「但當代藝術一直都在拍賣會中有高價表現,並且某個流派中越具代表性的藝術家的作品市場會更有反應,因為藏家對他們的了解更多。

有鑑於此,Art Central著重推薦單色繪畫運動,主力介紹兩位代表藝術家李禹煥和金煥基的作品和代表畫廊。金煥基作品《藍山》曾在去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以1384萬港元成交,超出當時最高估價5.5倍,李禹煥的作品《點》也在2014年6月拍出過1050萬港元紀錄。

《TEFAF2016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中也提到,2015年整體市場呈現顯著的兩極化分佈,成交主要集中在「現代藝術
,以及「戰後和當代藝術」兩個板塊。「現代藝術」的大師作品以超高價位成交,撐起整個市場份額的比例較大,如畢加索《阿爾及爾的女人》和莫迪尼亞尼《斜臥的裸女》分別在去年成功拍出1.793億美元和1.7億美元的天價,分別成為藝術領域拍賣史上的第一和第二高價。戰後藝術,增長速度僅次於現代藝術之後,是更為新興的藝術板塊。雅昌與Artprice網站聯合發佈的《2015年度藝術市場報告》顯示,戰後藝術板塊在近十年聞增長了308 %,以28億美元的交易額佔據西方藝術市場四分之一,升值潛力比現當代藝術的更大。

另一家Art Basel Hong Kong參展機構德薩畫廊,也看好戰後藝術,以日本戰後藝術前衛派別 – 具體派(Gutai Art),多名大師的藝術作品迎戰。「我在近一兩年見證了具體派藝術作品的市場有了很健康而穩定的增長,主要是私人藏家和藝術機構,
德薩畫廊總監德薩(Pascal de Sarthe)在電郵探訪中表示,「主要是三年前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推出了關於具體派藝術的專題展覽,世界各地的藏家才突然意識起這個有點被遺忘的流派起來,重新挖掘這類藝術的創造性和重要性。
去年下半年香港蘇富比秋拍首次舉辦了具體派始祖吉原治良的拍賣專場,全部作品都以超過最高估價的價格拍出,其中一幅作品甚至以超出最高估價13.75
的價錢成交。

雖然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但德薩畫廊未有卻步,在去年內地股市最動盪的4月進駐了北京,德薩對中國乃至亞洲區的藝術市場仍然比較樂觀。本月初獨立國際房地產機構萊坊和中銀國際聯合發佈的《2016全球財富報告》中也預計,以中國和巴西為主要國家的新興市場,收藏者的數量將會繼續增長,,並認為收藏品是一種安全的資產投資方式,且便於投資者展示「身份地位」和「成就感」。

現時德薩主管香港的畫廊,而德薩北京則交由他的兒子Vincent de Sarthe負責管理。「雖然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但還是在不斷創造新財富,德薩表示,「我們發展得不錯,北京有很多財富新貴還只是剛剛開始想要接觸藝術領域,所以還有很大空間,中西方的藝術鴻溝正在縮小。」

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詔為,儘管中國經濟增長放緩,但其國民生產總值按年增幅仍較不少發展國家高一倍,潛力依然可觀。他續說,「以蘇富比的亞洲拍場為例,藝術拍賣參與者遍及全球,內地藏家約佔20至30% ,台灣、香港及東南亞的藏家亦非常活躍,如果藝術品格價趨向理性平穩,不少2010至2011年因拍賣成交價大幅攀升而卻步的資深藏家大有可能回歸市場。

負責管理藝術品買賣及展出的瑞銀全球藝術收藏主管Mary Rozell亦看好藝術市場長遠的發展︰「雖然整體藝術品市場常受到經濟影響,現時區內會出現增長放緩,然而,高端市場仍然可保持過去的成績,因為在經濟下行時,市場上高端作品的供應會減少,令買家對於這些作品的競爭更激烈。」瑞銀現時為全球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藝術品收藏企業。Mary Rozell相信,這個市場長遠仍然向好,「不單單是因為藝術早已於亞洲區內扎根,更因為這個市場不斷擴張,接觸到更多新的受眾和社會上各階層,活躍的藏家正持續增加,現有的藏家亦更加成熟,正在擴大他們的品味,並在不同市場板塊發揮他們的購買力。」

隨著更多新晉藏家加入藝術收藏大軍,Mary Rozell亦不忘提醒,與其他投資市場不同,藝術市場仍然相對封閉,流通性較低,而且持有成本高。「在過去多年來,我看過最好的藝術品投資 – 那些價格飛漲到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的藝術品,買家最初只是出於對藝術的熱誡與獨到的眼光,而並非出於投資的因,」Mary Rozell說,與其只著眼升值與否,「最好還是買你最喜歡的藝術品。」- 馮梓瑩、鄧詠筠

總之 儘管全球發生一輪股災,藝術品市場轉向保守。但新富階級仍然繼續增加,藏家也正擴大他們的品味,在不同市場板塊發揮購買力。

投資

藝術品衍生的投資機會

近年拍賣行、私人銀行開始提供藝術品貸款服務

「有收藏家欲透過抵押貸款,為資產增加流動性」

在佳士得任職電子商貿統籌(E-commerce Coordinator)的林嘉寶,這個月忙於籌備佳士得今年度的春季拍賣會,同時間要注意著藝術市場的變化。「部份客人經常問的問題是:『哪一件藝術品有潛在的投資價值?』他們一方面喜歡收藏,另一方面也願意以拍賣的方式把藝術品轉予更熱衷的收藏家手上。」客人曾向她反映,他們需要拍賣以外的金融產品、服務,例如:融資、管理藝術品組合的網上系統等等。「藝術品已是資產的一部份,他們想知道手持的資產的最新售價,以及其釋放價值的方法。」林嘉寶向《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說,兩年前,佳士得香港因應這些需求,增設更多元化的服務包括:藝術品管理系統。

另一間拍賣行蘇富比,則早於30年前便設立了藝術金融服務部門,為收藏者提供託售財產貸款,以及根據收藏品價值所定出的定期貸款。過去30年,蘇富比在全球累計批出40億美元的藝術品貸款。「去年,我們批出的貸款資產組合為7.33億元美元,較前年同期上升26%。」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表示,增幅反映了全球藝術品借貸的需求。而衛達仕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從事藝術品金融諮詢服務的Denis Petkovic指出,「這種需求近年在亞洲區有顯著的增長。有收藏家欲透過抵押藝術品貸款,為資產增加流勳性,也有的是為了買入更多的收藏品。」藝術品成為了如同房屋、車、股票一樣可產生出現金流的資產。

不只有拍責行提供貸款服務,私人銀行也會提供以藝術品作抵押的貸款,花旗銀行私人銀行甚至擁有藝術諮詢部門。Vermillion Art Collections是一家為收藏家提供藝術諮詢服務的公司,服務項目中也包含藝術金融信息諮詢,其藝術顧問朱沛宗說,不論是拍賣行抑或銀行,這類貸款利息高達每季10匣,貸款年期最長也只有一年。貸款金額最高只是藝術品售價或最低估價的一半。」這是由於藝術品價格波幅難以估算,價格不如房屋般有保證,也較難在市場上放售,對銀行或拍賣行而言是高風險的貸款產品。以蘇富比提供的貸款為例,期限由八個月至一年,每年收取約8%的利息,還有保險費及手續費。比起花旗銀行的私人貸款「特快現金」的年利率4.51% ,藝術品貸款高出3.5釐;相較起東亞銀行最新推出的定息按揭計劃,首年供款的固定利率為1.8%,藝術品貸款利息更要高出6.2釐。

即使條款並不如房貸般優惠,仍然有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利用藝術品貸款,為他們帶來更大的投資價值。「收藏家和投資者傾向於長期持有藝術品,唯有透過借貸才能為這些資產釋放價值、帶來流動性。」朱沛宗形容,尤其去年環球股市大跌,藝術品市場卻仍保持上升的趨勢,成為投資的新出路。紐約大學商學院的藝術投資指數「Mei / Moses Annual AII Arts Index」顯示,從1960年至2003年,藝術品投資平均獲利為13.2% ,超越標準普爾500強企業平均的12%。法國藝術市場信息公司Artprice去年發表的報告指出,過去16年裡,當代藝術品的年成交額上升了1200%。程壽康亦認同,藝術品收藏者並不缺錢,借貸亦非為了周轉,「而是尋求機會買入更多的藝術品,是一種投資手段。」

那麼貸款有一個門檻嗎?朱沛宗表示,不論是銀行或拍賣行,都不願意為金額太低的藝術品提供貸款,「藝術品價格越低,越難在市場上轉售。故一般貸款至少達到50萬美元、該藝術品為100萬美元,才會受理,」不過,這種貸款還是有例外,「有時候銀行若有興趣藉此和你建立關係,以尋求更多商機和拓展業務關係,那麼他們便會考慮提供這類(藝術品抵押)貸款,Petkovic說。他表示,批出這種高風險的貸款並不一定為銀行帶來高利潤,卻是銀行與這些高資產客戶建立關係的好機會,「很多時候這類貸款亦是為了爭取高資產客戶使用私人銀行的其他服務。」

程壽庫亦坦言,對於蘇富比而言,貸款是吸引他們拿出收藏品拍賣的方式,「有一種拍賣式貸款,是提供予願意將收藏品拍賣的客人。即使未能在拍賣會上成功出售,我們也會提供再融資方案。他形容,相比起央求收藏者割愛出售藝術品,以貸款作為引子較易吸引他們將收藏拿出來拍賣。

除此之外,五年前,藝術品租賃服務也出現在香港,為藝術品投資者帶來更多投資機會。首間在香港提供這項服務的公司Art Futures Group專門為藝術品買家尋找租賃機會。該公司的資深經紀人Jack Brown表示,租用者每年面繳付藝術品拍賣價格的12%作為租金,公司則從中收取6%的中介費、保險費用等等,剩下的6%就是藝術品持有人每年可獲得的淨利潤。Brown說,「租用藝術品的大多是中型企業,用以裝飾辦公室。收藏者也可藉此省卻保管藝術品的費用,又獲得租金收入。」

「在香港,這仍然是個很獨特的市場,它並不是為所有人提供的服務,Petkovic認為,若要使香港藝術品金融服務向著更成熟的方向發展,政府應考慮為包括藝術品在內的個人財物設立登記制度,一個類似香港土地註冊處的系統,方便買、賣、借貸方各方持份者追查用作貸款抵押品之藝術品的資料。朱沛宗相信,這些投資機會並不會將藝術品價格推向另一個高峰,「而是提升了藝術品作為投資的價值。」- 郭曉琳

總之拍賣行、私人銀行近年開始提供藝術品貸款服務,如今藝術品已成為了如同房屋、車、股票一樣可產生出現金流的資產。

Latest Articles

Start your art investment journey now. Contact us using the form below.

Get started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