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d under

瑞士收藏家在中國的藝術長征

撰文:Nicholas Forrest, Modern Painters 日期:2017年10月12日

2012年,瑞士商人、外交家兼收藏家烏利.希克(Uli Sigg)博士將他的中國當代藝術珍藏捐予預定2019年開幕的香港M+博物館,在國際間轟動一時。

該批藏品保守估計價值13億港元(即約1億6,300萬美元),包括310位藝術家的1,463年藝術作品,當中不乏知名藝術家,例如艾未未、丁乙、方力鈞、耿建翌、谷文達、黃永砅、劉韡、王廣義、徐冰、楊少斌、岳敏君、余友涵、曾梵志、張培力、張曉剛、李杰和白雙全。

當年,M+博物館與希克博士達成「部分捐贈、部分收購」協議,獲贈希克藏品之餘,再以2,200萬瑞士法郎,即約2,300萬美元,購入另外47件1970年代後期至1980年代的藝術品。

希克藏品被公認為由1970年代至2000年代中國當代藝術品中規模最大、種類最齊全和最重要的收藏。整批藏品涵蓋廣泛的藝術形式,包括畫作、雕塑、攝影作品、行為藝術創作記載、錄像、裝置及多媒體藝術。由1990年代初起,希克博士便開始進行收藏,銳意建立仿如百科全書的藝術珍藏。他於M+希克藏品前言表示他的藏品「不僅是集中於單一作品或藝術家,而是呈現整個中國實驗藝術的廣度和深度」。他解釋道:「M+希克藏品的目標是以這個特定時期的中國實驗藝術作參考史料,成為一個百科全書式的紀錄,並為將來的收藏奠定紮實的基礎。」以下節錄希克博士與MODERN PAINTERS的訪問,淺談這位大收藏家的人生及他的珍藏。

您從何時展開您的藝術收藏生涯?當時是因何得此啟發,背後有什麼驅動力?

對我來說,我的首件「藏品」可追溯至學生時代:當時友人面臨破產,於是我從他手上買入一幅瑞士超現實主義畫作,以解他燃眉之急。多年後,我認定中國當代藝術作為目標,並開始有系統地進行收藏,我才真正把自己視為收藏家。兩者之間的分別十分關鍵,我稱之為「累積」和「收藏」。

您收藏藝術品的主要動機是什麼?您對哪個藝術範疇最感興趣?

回想起來,如非我在90年代於中國工作的特別經歷,我也許不會成為收藏家。早於1970年代後期,我已著眼留意中國當代藝術,然而當時從未心動,一直只把它視為西方藝術的衍生流派。可是之後我發現無論在中國或外國,都沒有機構或任何人收集中國當代藝術。我感到十分詫異:中國文化博大精深,竟然沒有人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感興趣。因此,我決定代替國立機構建立博物館級藏品,並以此為使命。如您所見,我的故事一點也不平常,我收藏的動力並非單單來自個人的熱忱或投資意慾,亦非純粹希望收集美麗的事物。

您可以分享一下您因何決定向M+博物館捐贈您的珍藏嗎?

正如我剛才提及,我從一開始便打算把我的藏品交還給中國,讓中國人能夠見證他們尚未認識的中國當代藝術,雖然當時並沒有計劃確實的歸還日期和方式。大約在2010年,中國幾個大城市紛紛著手策劃大型博物館項目,我便知道時機日漸成熟,於是乎開始尋找最佳歸還方式。我曾與北京、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上海和香港深入磋商,最終決定把我的藏品交予香港。香港提供絕佳配套,確保藏品毋須經過嚴格審查,並承諾以高度專業態度善待藝術品,而每年更有4,000餘萬內地遊客訪港。因此,我和M+達成「部分捐贈、部分收購」協議,捐出1,463件藝術品,而另外47件由博物館買入。

您因何如此鍾情中國藝術?

我鍾情中國藝術,與我的專業生涯頗有淵源。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我剛抵達中國,即將磋商成立中國首家對外聯營企業。當時我對中國一無所知,亦只看到中國現實的零碎片面,因此我希望通過當代藝術,加深我對中國文化的了解。到了90年代,我在中國擔任瑞士駐華大使,選擇當代藝術作為我的焦點,開始建立此藏品紀錄。最重要的是中國有著無數意義深遠、有趣的藝術品!

您的藏品主要來自哪些藝術家?您因何選擇他們的作品?

我的藏品來自400多個中國藝術家,我不希望特意提及誰。我的藏品涵蓋當代藝術由1979年崛起以來的發展,並於2012年,亦即捐贈之時劃上句號,本質有如一本百科全書。我收集的作品反映藝術家在不同時期所關注的議題,每一件都必須是中國當代藝術發展的重要印記,無關個人喜好。

您的童年和成長經歷如何影響您對藝術的熱愛、賞析和理解?

在我的生長當中,身邊的都是19世紀的浪漫和現實主義藝術,一直以來,我卻不以為意。當我還是一名學生時,我經友人介紹認識當代藝術,這些充滿血與淚的藝術品,終於燃起了我的興趣。為了建立國立博物館級的藝術收藏,我有幸培養了十分開放的態度,學會欣賞任何藝術媒介或形式。現時很多策展人、畫廊主人及藏家都欠缺如此開放的眼光。

您作為藝術藏家最深刻的經歷是什麼?為什麼?

問我簡單一些的問題吧…深刻的經歷大概是我與艾未未的一次對話。那次我向他買入一件裝置藝術,作品包含3,600把石器時代斧頭。我認為他的開價太低,於是主動提出更高的價錢,他卻說這批斧頭已經存在於世上幾千年,在往後的日子亦將繼續留存萬世,在我們短暫的生命期間,它們屬於他或者屬於我,根本毫不重要。他所言甚是,而這批斧頭已經由香港M+博物館所有。

Latest Articles

Start your art investment journey now. Contact us using the form below.

Get started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