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d under

亞洲當代藝術收藏家余德耀

來源:Billionaire.com
日期:2016年8月11日

亞洲當代藝術收藏家余德耀懷抱重大使命,銳意啟發大眾,同時讓藝術流傳後世。

余德耀是現今最具影響力的亞洲當代藝術收藏家之一。他是印尼華裔企業家、收藏家、藝術先鋒及慈善家,對藝術滿腔熱忱,希望培養公眾對當代藝術的興趣。2007年,他成立非牟利機構余德耀基金會,致力推廣當代藝術家,隨後更在雅加達設立余德耀美術館。

2014年,他在前龍華機場機庫原址開辦上海余德耀美術館。這間私人美術館提供共9,000平方米的廣闊空間,為中國首次引進大型裝置藝術的概念。

余德耀收藏不少名家作品,如艾未未、張曉剛、方力鈞、莫瑞吉奧‧卡特蘭(Maurizio Cattelan)、弗瑞德‧桑德貝克(Fred Sandback)和阿德爾‧阿貝德賽梅(Adel Abdessemed),同時亦有新興畫家。

余德耀的一舉一動備受注目,然而在名氣背後的余老對藝術只抱有單純的熱愛,以啟發並承傳藝術遺產為己任。「藝術是一份永恆不衰的禮物。它充滿耐心,長久以來為我們帶來信仰、希望和愛,豐富每個人的藝術人生。」以下是Billionaire.com與余德耀先生的獨家訪談。

您為何展開收藏家生涯?您是如何起步的?

我一直有收藏的興趣。約20年前,我開始收集不同的藝術品,當中有當代藝術,亦有裝飾藝術、峇里藝術及其他類別,可是那時候還只算是業餘興趣。直到十年前,我發現自己已經愛上當代藝術,於是成立了一個基金會,有系統地收集藏品。

作為新手,我一開始聽信別人的推介而選擇藏品,因而犯下很多錯誤,慶幸我能夠從中學習,所以很快便上手。只要願意下苦功,寬心聆聽藝評人、學者、策展人、博物館總監等專家的意見,慢慢就能掌握選擇藝術藏品的訣竅。另外,信譽良好的畫廊具備豐富經驗,多年來一直支持不同藝術家發展事業,因此熟知他們的風格和作品特質,它們能提供可靠的意見,為你節省不少時間。

你選擇藏品時追求甚麼特質?

收藏好比投資,需要妥善計劃和制定策略。我收集了不少來自1980年代初至1990年代末的中國當代藝術作品,全部別具歷史意義,而我能獲得如此機遇,全因當時主流博物館並沒有著眼於紀錄中國當代藝術的演變歷程,市場上的競爭較少。時至今日,很多機構亦已開始收集中國當代藝術,換言之重要的作品將會變得愈來愈稀有,藝術品價格因而上升,我可能很快便不能再以合理價格購入這些作品。

國際拍賣行及藝術市場活動對你有影響嗎?

我不太留意拍賣活動。我們不是那些大型博物館,不會花費1億7,000萬美元購入早期大師作品。但是終有一天,中國當代藝術會在拍賣行以高價成交。在我有生之年,大概與此景象無緣,但我的孩子還年輕,有機會見證歷史一刻。當那一天到來,我希望我為他們成立的基金會依然健在。基金會的藏品並非私人珍藏,它們不是屬於余德耀一個人的,而是我與家人以至世界的共同享有的藝術遺產。

此外,我亦希望確保我的後代不會為了利益而出售藏品。這些藝術品是我和家人的文化遺產,在百年後將歸於我的未來子孫所有,可為他們帶來社會地位和公眾認可。這或許是中國人的傳統心態,總是為後代著想,但是我希望後代因為延續藝術遺產而得到尊重,而非單單因為錢財。

你最近購入了哪些藏品?

草間彌生的作品往往能深深打動我。她年屆80有多,卻依然能夠創作別具生命力的作品,備受大眾歡迎。她的舊作固然美麗,當中更有價值數百萬的頂級傑作,但我對她的新作更感興趣,例如《無限鏡屋》,創作過程充滿挑戰,我特別喜歡。

藝術品的展示對其觀感及意義有莫大影響。您有否為此投入相同的時間學習空間設計和建築?

有的。我最新的藝術項目Budi Desa(意即「Budi村落」,位於峇里島登巴薩北方的大型藝術村落)將於三至五年內落成,整個項目以環境與藝術融和為主題,當中的建築亦特別為展示超大型藝術品而設計。例如大型藝術裝置《雨屋》,仿造永不停歇的滂沱大雨,只在訪客經過的地方才會止息,它現正進行亞洲巡迴展覽,其後將安頓於Budi Desa。我們為了《雨屋》建立永久居所,邀請建築師Benjamin Aranda設計植物圓頂,運用周遭環境的特性,讓作品與雨林融為一體,以擁抱自然的建築襯托作品,充分表達中心主題。這便是通過建築豐富藝術表現的例子。

到了晚上,Budi Desa將變成影片公園,公園裡的一樹一木、瀑布和河泊,全部化身影院銀幕。峇里島處於熱帶地區,每天下午6時便日落,天黑了便正好適合播放影片,而在Budi Desa落成之時,它將為世界第一個影片公園。

Latest Articles

Start your art investment journey now. Contact us using the form below.

Get started today.